雪州新闻

巴生河流域居民面对长达两星期制水 导致流产、脚肿以及获得污水等问题

demo-anti-syabas-BTR-09

(吉隆坡20日讯)随着巴生河流域面对了长达两星期的制水后,一些居住在敦拉萨镇的组屋居民大吐苦水,并诉说他们被迫面对的痛苦经历。

在没有升降机的情况下,居住在Seri Melaka组屋的居民被迫每天把水扛到四楼。

“没有水的日子简直是度日如年。除了老人以及小孩面对脚肿问题外,甚至有些居民因此而流产。”

“许多年长的人士都面对脚肿的问题”,其中一名组屋居民米娜(Che Menah Che Mat)这么表示。

“这是因为许多老人家被迫从底层把水扛到四楼。还没扛到四楼,水桶里的水都只剩下四分之一而已”,米娜被《雪州电视》访问时如是表示。

雪州州内超过50万名来自安邦、蕉赖以及鹅麦的居民自12月29日至1月15日面对长达两星期的水源中断问题,而Seri Melaka组屋居民正是其中的受害者。

这一次的水源中断问题,是雪州水务公司(Syabas)所管理的旺沙玛珠水泵屋里的水泵损坏导致的。

根据雪州水务委员会的调查结果,有关的水泵损坏是雪州水务公司管理不力导致的。

昨天,大约30名来自Seri Melaka组屋的居民举行了一场示威,以抗议雪州水务公司的疏忽,并导致这一次的严重制水问题。

另一名居住在Sri Penara组屋的居民希山阿巴斯(Hisham Abbas)则表示,雪州水务公司通过蓄水罗里载送给居民的食水中,超过半数是浑浊以及肮脏的。

希山表示,该组屋的电梯由于必须运载食水到房屋单位而使用过度,并且已经损坏。

“我们被迫使用损坏的电梯运送水桶。开始的时候,其中两个电梯(一共有三个)损坏了,到最后当全部电梯都损坏了,我们被迫爬楼梯运水。”

“雪州水务公司非常富有,其总裁的收入每月数万令吉,可是却只是派小蓄水罗里送水给我们。比起雪州大臣卡立(Khalid Ibrahim)派送的大罗里,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希山表示,在雪州水务公司送来的水中,大部分都输污浊的食水。

来自Cendana组屋的莫哈末赛夫则表示,在过去两个星期内,穆斯林周五在An-Najihin回教堂祈祷时,面对洗浴的困难。

赛夫也赞赏敦拉萨区国会议员办公室的迅速行动,在当天就派送了一辆大蓄水罗里让公众使用。

“我非常感激雪州政府以及监督委员会,因为他们经常来拜访我们并自己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给予压力雪州水务公司,以便尽快恢复水供。”

“很明显的,这一次的制水是为了给居民们制造麻烦,因为水是我们生活的必需品。雪州水务公司在管理州内水务上完全没有效率。”


Pengar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