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害怕完美风暴 阿兹敏会带来雨势 | Selangorkini


About the contributor

Norway

Pengarang

Pei Sun

纳吉害怕完美风暴 阿兹敏会带来雨势

 

我近日与外交官、记者及一位巫统幕僚聊天时,自然而然聊起大选何时到来。是的,有一笔钱,正是明年举行大选的强烈理由。

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巨大开放性及流动性的时期,任何政治场景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为何纳吉至今仍未宣布大选的原因。


随着前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BERSATU)创立,马来选民比以前更加分裂。过去20年,在马来人占多数的巫统议席挑战的反对党增加了三倍,从以往的伊斯兰党(PAS),后来加入了公正党(PKR)及现在的土团党。

当然,如果反对党不团结,或相互与巫统竞争及出现多角战,巫统得以捍卫他们的议席。这是马来西亚大选的惨痛教训,使得反对党必须再次结盟。

自1998年,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DAP)及公正党曾加入及离开联盟,从替阵线到民联,再到现在的希望联盟(没有伊党)。每次他们团结及坚持以“一对一”方式对垒国阵(BN),他们的议席都增加,但每次他们分崩离析,国阵就得到更多议席。

我们现在处过度状态。反对党一部份是团结的,巫统则面临信心和支持度危机,同时由最不受欢迎的首相领导。

纳吉害怕的情景是巫统将面对“一对一”挑战,直接对垒由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土团党、诚信党及伊斯兰党组织的反对党联盟。这保证为巫统带来最大的损失,带来“马来人海啸”(Malay Tsunami)外,甚至换政府。

虽然纳吉在拉拢伊斯兰党靠近巫统,远离其他反对党取得进步,但这过程还远远无法达成,并面临来自伊斯兰党内部的抵制。纳吉需要大获成功才能保证权势。他很谨慎,也很狡猾,他要在所有棋子到位,才宣布大选。

至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之间仍有选举协商的机会,这是两党之间的利益,双方相争要在马来选区上阵,以削减巫统的势力。如果他们达致选举共识,他们可否定巫统20个甚至更多的议席。

公正党预计会割让一些传统选区给诚信党和土团党。公正党与伊斯兰党之间谈判是可以延伸至确保诚信党及土团党在大选后的生存和发展。民主行动党是唯一没有面临与巫统或伊党多角战的反对党(除了1或两席),因为各党服务的社群不同。

希盟的一些成员党对和伊斯兰党结盟持有怀疑,不过他们该认清,公正党有义务为了共同的繁荣而这样做,毫无疑问这正如土团党在吉打州的谈判,公正党及土团党双方能作为希盟成员,同时也能与伊斯兰党达致互不侵犯的协议。

民联解散后,负面的情绪仍在,伊斯兰党不见得会舒坦重新加入旧队,成为希盟一员。无论如何,反对党在马来人占多数议席上阵而出现的“附加联盟”(coalition-plus)是有可能发生,并且是明智的。

这可确保在马来人占多数议席直接对垒,并为踢走巫统入驻联邦政府铺路。有30巴仙的马来选民确定投给伊斯兰党,若没有他们的支持,欲把巫统从撤出联邦政府,是不可能发生。

这也正是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极力争取的选举优势,因为根据净选盟所提出的选举违规及扭曲,以“一对一”对垒的话,国阵有60%几率会失去马来西亚半岛的多数议席,这也将改变一个游戏的结果。

如果反对党合作告吹,肯定地公正党与伊斯兰党都将失去议席。由土团党带入的马来人支持票,将会在与伊党和巫统的三角战中付诸流水;而诚信党及土团党的选举力量也将被扫除。巫统将是赢家。

公正党从2004年仅获得一席的经验中,得到了惨痛的教训,而这一点阿兹敏阿里是非常清楚的,毕竟他是最早加入公正党的领袖之一。这和阿斯里慕达(Asri Muda)的挫败经历相似,所以已故聂阿兹长老强烈反对伊斯兰党-巫统结盟。许多伊斯兰党基层都记得此事,可是领袖却忽视这为伊党所带来的危机。伊斯兰党及公正党在与行动党结盟收复失地后,毫无惊讶的是,务实的伊斯兰党领袖在吉打、吉兰丹及雪州继续与其他反对党保持合作关系。

我们也必须认清在阿兹敏的领导下,雪州伊斯兰党是组成州政府的建设性力量之一,贡献以人民为本的政策和福利举措。

三角战将让国阵有75%的几率重赢三分之二的国会多数议席,并且有权力及具体的信心进行修宪。

纳吉证明了自己是我们仅有的其中一个最独裁的首相,他废除了内安法,只是为了加强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2012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及预防犯罪法令(POCA)的权力。当我想起,纳吉在国会反对党力量微不足道的情況下,对我国法律基础的破坏,造成时下的年轻人须在威权主义和经济停滞的情况下成长,就感到不寒而栗。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也是妥协的艺术。政治也包括把国家的利益放在个人情感之上。

前同僚之间的不和将阻碍团结,但每个人需从安华及马哈迪之间吸取教训。尽管过去所发生的一切,如果安华及马哈迪可握手言和站在同一领袖阵线为国家的好作出争取,我们也期许其他政治人物亦一样。领导们应以大局为重,把私人恩怨放一边。

任何相信与巫统展开三角战可能带来胜利者,就让过去的经验及可靠的选票验证。希盟成员必须自问:谁是头号敌人,巫统还是伊斯兰党?

我们应该把伤痛的感觉放一边,客观看待事物:“一对一”直接对垒是打败及彻底打败巫统的最佳策略。正当纳吉在踌躇拖延着,反对党之间必须尽力和尽最大可能持续谈判。

纳吉害怕的是完美风暴。阿兹敏的责任就是为他的党、他的州和他的国家带来一场雨,促成完美风暴。

雪州大臣办公室策略通讯主任任绍龙

2017年8月20

RELATED NEWS

Prev
Next
  • 适耕庄海口渔寮图测出炉 89业者料明年获土地临时准证 - 2 年 ago
      (适耕庄3日讯)适耕庄海口渔村渔寮图测出炉,渔寮业者最快可在明年获得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 雪州政府为系统化管理州内的海岸线,同时允业者合法化使用渔寮地段,方便未来的发展规划,早前通过雪州水供管理局和适耕庄渔业公会,展开实地巡视和鉴定工作,协助业者申请临时准证。 目前,该渔村共有89座渔寮获鉴定,换言之,这些受鉴定的渔寮不久后将取得一纸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此外,州政府决定援引国家土地法典第62条文,申请宪报颁布上述地段。一旦宪报成功,业者将以租借方式使用渔寮地段,使用期限最高可达21年。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在其服务中心向适耕庄渔业公会主席谢添喜和理事杨诗俊了解相关进度时说,适耕庄海口渔寮合法化计划是雪州首例,一旦成功,将成为其他地区的借镜。 “渔寮业者在获得土地临时使用准证后,可选择洋灰或木质材料进行装修和美化工作,同时无需再因土地问题而与邻里产生纠纷。” 他说,海口目前尚有两座渔寮因技术问题,导致业者意见分歧,但他有信心渔业公会能协助解决问题。 此外,黄瑞林强调,随着渔寮数量日渐增加,业者在没有妥善规划下扩建,将导致海岸线越来越狭窄,渔船在行驶时需格外谨慎。 “因在渔寮图测出炉后,业者能准确掌握土地界限。” 在场者包括沙白安南县新村协调官谢享存、沙白安南县议员黄亚祥及适耕庄海口村长谢耀亮。 适耕庄渔业公会主席谢添喜说,渔寮业者昔日常为土地界限起争执,所以业者如今都愿配合州政府的合法化计划,希望地段规划后可解决一切纠纷。 “渔业公会将在下周把报告呈交给沙白县土地局,以期在短期内协助业者获得临时使用准证。” 他说,由于适耕庄已成为国内外的著名旅游景点,常有游客亲自来购买新鲜海产,一旦临时准证获批后,业者就可申请使用洋灰装修渔寮,改善设施,让游客留下更好的印象。
    团结党献议合作 阿兹敏:与安华详谈 - 3 年 ago
      (莎阿南13日讯)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表示,该党将与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商议土著团结党伸出合作橄榄枝的献议。 阿兹敏9月12日在出席一项祈祷活动后受记者追问时认为,在野党之间必须合作迎战来届全国大选,因此该党将与安华进一步商讨此事。 根据报道,土著团结党领导者之一的慕克里坦承,该党必须先取得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首肯,才能取得与的进一步合作关系。 慕克里希望随着安华与马哈迪早前在吉隆坡法庭的世纪会面后,可为这项合作关系开启好的开始。